• <th id="0zqhc"><option id="0zqhc"></option></th>

      
      
        1. 2020年后病毒時代企業該如何生存

          新型冠狀病毒對中國經濟影響難以評估,預計將導致中國GDP有大幅的下降,可能是去年12月之前很多人沒想到的。再加上之前中美貿易摩擦這只灰犀牛,2020對于中國企業尤其是中國民營企業來說,可能是改革開放以來最最艱難的一年。


          大年初一,全國電影票房只有181萬元,對比去年的15億,可謂天上地下,疾速跳水。再加上因疫情,假期的延長甚至雙薪不間斷,2020年對很多企業來說是怎么的噩夢。


          這其中,過度依賴線下的商業模式和企業會更加艱難。如何轉型,與互聯網移動互聯接軌,一直是傳統企業的心病,這次除非家底深厚傳統企業,否則是沒機會在考慮轉型了。

          其實絕大多數真的沒成功轉型的,只是他們自己懶和怕而已。

         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          這一年對于企業和營銷工作來說


          1-3月對于中國大部分企業來說肯定是荒廢了,即便疫情可以在2月底控制住,三月份商業復蘇的可能也微乎其微。這次長假延長導致人們完全在家趴著,雖然后病毒時段內可以迎來階段性的報復性消費,但是不出門的習慣被加深了,今后大部分生活所需可以在網上完成??谡挚梢陨暇W,買菜可以上網,藥品可以上網,超市也配有物流快遞業務了,如果網斷了老百姓就會瘋了。我們對網的需求,已經上升到了馬斯洛的基礎需求了。未成功轉型的傳統企業該怎么辦呢?


          不過即便是網上消費增加,我們的消費將達到一個理性的頂點,能買能不買的絕對不買。


          很多行業,新年都是營銷的重要節點,現在線下幾乎都沒有了,線上也降到欲望最低。


          所以,對于很多非剛需產品企業一季度我們可以戰略放棄了,如果疫情能夠得到控制,那么二季度無疑是2020全年最重要的時間階段。二季度將釋放被禁錮已久的購買需求,一季度沒干的營銷和傳播的企業,二季度無疑會成為營銷必爭之地,報復性消費的走起,所以二季度勢必非常的繁忙。


          所以我的建議是,一季度內做好所有的策劃和規劃,等待疫情的結束第一時間釋放,搶一波報復性消費再來一波品牌傳播砸實自己的品牌價值。





          很多廣告人說,經濟好的時候砸品牌提高溢價,經濟不好的時候先砸渠道賣貨再說。其實相反,越是經濟不好,有能力的企業越是應該做一些品牌傳播。

          一是行業其他品牌的聲音少了,你的聲音多就可能低成本成為行業最受民眾熟知的品牌。

          二是經濟不好,大家對于產品的選擇就越慎重,性價比不僅僅只是性能和價格相比,還包括產品性格和價值相比。品牌的作用在經濟不好的時候作用更明顯。以前隨便買幾個選,現在反復比較就買一個。

          三是消費升級是不可逆的,消費升級不僅僅指的是買更貴更好的產品,還指的是用低的代價和成本購買以前不敢想的產品和服務,享受更好的生活。品牌的認知同樣是消費升級的重要考量因素。


          品牌和場景的結合,將是未來三年企業的重要營銷方向。






          深耕線上,可能是很多民營企業2020會去堅定落地的工作。單一渠道的危害大家都知道,但是由于短視和懶惰,我們總覺得不著急,這次一季度的黑天鵝我想會給很多還活著的企業一個推動,畢竟誰也說不好類似的事情是不是就沒有下次了。


          這兩天有個企業家跟我說,這個沒辦法啊,天災啊。沒錯,是天災,但是死的可是你自己的公司和你十年的心血啊。無論天災還是人禍還是跟你沒什么關系,最后付出代價的還是企業家自己。

          另外,除了順豐、申通這樣的幫我們解決最后一公里電商配送的快遞公司之外,UU跑腿、美團跑腿、閃送這類幫我們完成最后一公里的服務的公司,也將是未來各種商業要加大聯合的重要力量。

          下一步的聯合品牌跨界營銷的方向就該是跑腿們。還有什么是他們能幫你干的?這需要各種品牌植入場景。





          昨天又看了一遍2013年的《非典十年祭》,你會發現2020年發生的事情跟2003年其實(此處省略1萬字),每場災難都是一把照妖鏡,效率低下的管理機構,胡說八道的省領導、一問三不知的市領導,成為救援障礙的紅十字會,生產黑心毒口罩的商家,撿舊口罩再賣的市民。


          多難不會興邦,這次疫情結束后如果不能從嚴從重痛定思痛的堅決處理一批敗類,恐怕是不能服眾了。同時疫情結束后,各地政府和機構也會一定程度上,總結一下該總結的,歌頌一下該歌頌的,推廣一下該推廣的,這將是一次重要的傳播工作,需要大量優質深刻的內容和有效傳播渠道還有中央級央媒的背書。


          這里面,這次積極捐贈了各種物資的良心企業理應獲得更好的傳播和口碑,這是良性循環。他們對自己的傳播同時也是向社會輸出正能量。


          還記得2008年5月18日晚,由多個部委和央視聯合舉辦的賑災募捐晚會上,加多寶集團代表陽先生手持一張碩大的紅色支票,以1億元的捐款成為國內單筆最高捐款企業,他們的善舉頓時成為人們關注的焦點。


          第二天在一些網站論壇,不斷流行著這樣一個名為《封殺王老吉》的帖子:王老吉,你夠狠!捐1個億,膽敢是王石的200倍!為了整治這個囂張的企業,買光超市的王老吉!上一罐買一罐!不買的就不要頂這個帖子啦!“,這熱帖被各大論壇紛紛轉載。加多寶和王老吉一戰成名。


          有人說這是炒作,這樣的鍵盤俠我也是很無語,拿一個億捐款去炒作,這樣的炒作我尊重。


          這次武漢疫情,很多企業的捐贈都超過了一個億,比如伊利比如字節等,他們理應得到我們的尊重。



          !

          2020年后病毒時代企業該如何生存

          新型冠狀病毒對中國經濟影響難以評估,預計將導致中國GDP有大幅的下降,可能是去年12月之前很多人沒想到的。再加上之前中美貿易摩擦這只灰犀牛,2020對于中國企業尤其是中國民營企業來說,可能是改革開放以來最最艱難的一年。


          大年初一,全國電影票房只有181萬元,對比去年的15億,可謂天上地下,疾速跳水。再加上因疫情,假期的延長甚至雙薪不間斷,2020年對很多企業來說是怎么的噩夢。


          這其中,過度依賴線下的商業模式和企業會更加艱難。如何轉型,與互聯網移動互聯接軌,一直是傳統企業的心病,這次除非家底深厚傳統企業,否則是沒機會在考慮轉型了。

          其實絕大多數真的沒成功轉型的,只是他們自己懶和怕而已。

         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          這一年對于企業和營銷工作來說


          1-3月對于中國大部分企業來說肯定是荒廢了,即便疫情可以在2月底控制住,三月份商業復蘇的可能也微乎其微。這次長假延長導致人們完全在家趴著,雖然后病毒時段內可以迎來階段性的報復性消費,但是不出門的習慣被加深了,今后大部分生活所需可以在網上完成??谡挚梢陨暇W,買菜可以上網,藥品可以上網,超市也配有物流快遞業務了,如果網斷了老百姓就會瘋了。我們對網的需求,已經上升到了馬斯洛的基礎需求了。未成功轉型的傳統企業該怎么辦呢?


          不過即便是網上消費增加,我們的消費將達到一個理性的頂點,能買能不買的絕對不買。


          很多行業,新年都是營銷的重要節點,現在線下幾乎都沒有了,線上也降到欲望最低。


          所以,對于很多非剛需產品企業一季度我們可以戰略放棄了,如果疫情能夠得到控制,那么二季度無疑是2020全年最重要的時間階段。二季度將釋放被禁錮已久的購買需求,一季度沒干的營銷和傳播的企業,二季度無疑會成為營銷必爭之地,報復性消費的走起,所以二季度勢必非常的繁忙。


          所以我的建議是,一季度內做好所有的策劃和規劃,等待疫情的結束第一時間釋放,搶一波報復性消費再來一波品牌傳播砸實自己的品牌價值。





          很多廣告人說,經濟好的時候砸品牌提高溢價,經濟不好的時候先砸渠道賣貨再說。其實相反,越是經濟不好,有能力的企業越是應該做一些品牌傳播。

          一是行業其他品牌的聲音少了,你的聲音多就可能低成本成為行業最受民眾熟知的品牌。

          二是經濟不好,大家對于產品的選擇就越慎重,性價比不僅僅只是性能和價格相比,還包括產品性格和價值相比。品牌的作用在經濟不好的時候作用更明顯。以前隨便買幾個選,現在反復比較就買一個。

          三是消費升級是不可逆的,消費升級不僅僅指的是買更貴更好的產品,還指的是用低的代價和成本購買以前不敢想的產品和服務,享受更好的生活。品牌的認知同樣是消費升級的重要考量因素。


          品牌和場景的結合,將是未來三年企業的重要營銷方向。






          深耕線上,可能是很多民營企業2020會去堅定落地的工作。單一渠道的危害大家都知道,但是由于短視和懶惰,我們總覺得不著急,這次一季度的黑天鵝我想會給很多還活著的企業一個推動,畢竟誰也說不好類似的事情是不是就沒有下次了。


          這兩天有個企業家跟我說,這個沒辦法啊,天災啊。沒錯,是天災,但是死的可是你自己的公司和你十年的心血啊。無論天災還是人禍還是跟你沒什么關系,最后付出代價的還是企業家自己。

          另外,除了順豐、申通這樣的幫我們解決最后一公里電商配送的快遞公司之外,UU跑腿、美團跑腿、閃送這類幫我們完成最后一公里的服務的公司,也將是未來各種商業要加大聯合的重要力量。

          下一步的聯合品牌跨界營銷的方向就該是跑腿們。還有什么是他們能幫你干的?這需要各種品牌植入場景。





          昨天又看了一遍2013年的《非典十年祭》,你會發現2020年發生的事情跟2003年其實(此處省略1萬字),每場災難都是一把照妖鏡,效率低下的管理機構,胡說八道的省領導、一問三不知的市領導,成為救援障礙的紅十字會,生產黑心毒口罩的商家,撿舊口罩再賣的市民。


          多難不會興邦,這次疫情結束后如果不能從嚴從重痛定思痛的堅決處理一批敗類,恐怕是不能服眾了。同時疫情結束后,各地政府和機構也會一定程度上,總結一下該總結的,歌頌一下該歌頌的,推廣一下該推廣的,這將是一次重要的傳播工作,需要大量優質深刻的內容和有效傳播渠道還有中央級央媒的背書。


          這里面,這次積極捐贈了各種物資的良心企業理應獲得更好的傳播和口碑,這是良性循環。他們對自己的傳播同時也是向社會輸出正能量。


          還記得2008年5月18日晚,由多個部委和央視聯合舉辦的賑災募捐晚會上,加多寶集團代表陽先生手持一張碩大的紅色支票,以1億元的捐款成為國內單筆最高捐款企業,他們的善舉頓時成為人們關注的焦點。


          第二天在一些網站論壇,不斷流行著這樣一個名為《封殺王老吉》的帖子:王老吉,你夠狠!捐1個億,膽敢是王石的200倍!為了整治這個囂張的企業,買光超市的王老吉!上一罐買一罐!不買的就不要頂這個帖子啦!“,這熱帖被各大論壇紛紛轉載。加多寶和王老吉一戰成名。


          有人說這是炒作,這樣的鍵盤俠我也是很無語,拿一個億捐款去炒作,這樣的炒作我尊重。


          這次武漢疫情,很多企業的捐贈都超過了一個億,比如伊利比如字節等,他們理應得到我們的尊重。



          !















          99热这里只有精品思思首页
        2. <th id="0zqhc"><option id="0zqhc"></option></th>